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唯一法神 > 第一千三百〇一章 恶灵涌动

第一千三百〇一章 恶灵涌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风,忽然凝固了。
  
  银尘那稚嫩的声音,此时听起来几如地狱的冥告。炽烈的午后阳光也在他出现的同时,消失在忽然扩展开来的黑暗中。地上的影子消失了,天空中盘旋起漆黑色的乌云,乌云旋转着,形成一道足可吞没城市的漩涡。
  
  漩涡的中心,隐隐约约地亮起火光。
  
  正厮杀着的几个人在罡风消失的瞬间就停了下来,可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回过头来看一眼究竟发生了什么,就感觉到一股爆裂的劲风狠狠刮过脸颊,他们之中一位,或者准确地说是被其中几个人围攻着的那位镇国公,忽然间一声惨叫,下半身的长袍和穿在里面的锁甲一起,在一道黑色的光流中化为四散飞扬的,扭曲的碎片。
  
  黑暗的力量,不是重压,不是腐蚀,而是扭曲。
  
  霸铳黑天刚神绝炮。
  
  魔法师的肩头,黑暗汇聚,浮现出一门肩扛式引力波巨炮。143毫米口径,无后坐力。
  
  漆黑的法师漆黑的炮,从炮管中喷出的也依然是带着紫色光边的漆黑的射流,射流所向,空间本身都扭曲成漏斗状,更不要说被命中的人体。
  
  锁甲碎片被重力不稳定场甩飞的刹那,一道道玄器灵光闪烁而起,又像风中的余烬般熄灭,长袍碎甲以及锁甲下面的锦裤都被扯碎,只有血肉组成的两条光腿暴露在寂静的冷空气中。苍老的镇国公,完全靠着护身玄器才挡下这雷霆一击。
  
  然而他无法挡下更多的轰击。霸铳黑天刚神绝炮的炮口中,喷出了一道火焰。
  
  霸铳黑天炎龙神杀炮。
  
  火焰化为黑暗火龙,咆哮的龙吼震动着空气,变成闷雷般的轰鸣。挨了一炮的镇国公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了,爆吼一声,鼓起全身的罡风狠狠一刀劈在魔殿狱焰之上。
  
  “白勇神魂击!”
  
  狂风化为一道青色的闪光,将火龙劈成了两半。魔殿狱焰的红色火焰闪烁了一下,陡然变成黑色的浓雾,在空中散开,慢慢消失了。镇国公一手持刀,一手捧着那八面玲珑,上半身青光缭绕,气势翻滚补休,端是一副舍我其谁的好架势,奈何光着的两条腿,实在将他的形象破坏殆尽,要不是此时一点风都没有,只怕微风中抖动的半截短袍,就能将那祸害了无数贫寒处子的活儿暴露在外。
  
  然而漆黑的魔法师,在昏暗的天色下若隐若现,唯有冷酷无极的冰色目光,死死锁定着镇国公。
  
  镇国公微微缩了缩脖子,他能够感受十步外那道黑色人影散发出来的杀气,正如他身边的那些竞争者一样,那杀气明确而庞大,内里蕴含着的能量全然不是他们能够猜度的。在场的每一个人,都被那股杀气震慑,没有人敢主动出手。
  
  杀气表达出来的意思很明确,就算魔法师不能一次性将他们全部干掉,也至少可以瞬间干掉他们中的任何一个。他们这些人,这些本就心怀鬼胎的人,除非不计伤亡,通力合作,组成军阵来对付漆黑的法师,否则没有胜算。
  
  可这些人都是来争夺皇位的,怎么可能和刚刚还想一刀劈死自己的人通力合作?
  
  于是场面僵持下来,镇国公在气势增益魔法·天劫的压迫下,光着的两条腿儿也微不可查地颤抖起来。他身后那个一直冷艳旁观着战局的建州奴儿,这个时候似乎才想起来自己和国公爷是一伙儿的,施施然走了上来,伸手就向八面玲珑抓去。
  
  镇国公好像巴不得将烫手山芋递给别人一样,捧着光器的手顺势迎上,不料就在此时,那位建州奴儿忽然才大叫一声,浑身冒起一道惊人的,毁灭的火焰,仿佛瞬间被抽掉了所有骨头一样,软泥一样倒下来。
  
  他倒在国公爷的肩上,身上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支撑力,只有一小段脖颈还能活动。
  
  他转过脸,死死盯住银尘,恶狠狠道:“小子,你知道招惹我们灯布罗,后果如何?”
  
  “潘洋城灭,建州奴绝。”银尘的指尖,猩红色的魔殿狱焰慢慢熄灭,那位建州奴儿身上的火也熄灭了,不过他并没有再站起来。
  
  魔法师毫不客气的话,仿佛黑色的空气中散布的瘟疫,让隐隐围过来的所有人都后退了一步,就连暗中藏着的王爷也藏得更深了。
  
  “痴儿!”贤王摇摇头,仿佛看弱智:“建州大人们势力哪是你能想象的!”
  
  “我还真的没空去管他们的势力如何呢。”银尘跨出一步,瞬移到了国公的面前,轻轻伸手,摘走了国公手中的八面玲珑,紧接着手中亮起一道火焰。
  
  国公和灯布罗侍者同时大叫一声,双双倒地。同一瞬间,贤王,美王,东王西王南王北王,卫国公,恒国公,千奇百怪的各种国公相互交换了个眼神,同时大吼一声,长刀棍棒短剑刺剑如同忽然降临的暴雨,朝银尘的后脑笼罩而下——
  
  一道血红色的刀光,在忽然变得更加昏暗的空间中默然浮现,带着一股欲腾欲燃的气劲,于无尽轰鸣中斩开了王公们手中的所有。刀剑棍棒,铁戟铜戈,在那最黑的一瞬间,全部断裂,重锤扫过钢件的轰鸣裹挟着令人牙酸的金属断裂声,填充进暴起的罡风中。血红色的罡风扫过的地方,一切都不可避免地分裂成向左右两边倒下去的薄片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