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带着虎符当太子 > 第四十九章逢异客

第四十九章逢异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郑炳生大喜道:“那就有劳夫人了,我若请到安神医就会给你发出飞鸽传书。”
  郑炳生有孙晴芳这个贤内助,自然省心不少,凡事有她辛苦操持。
  可是让郑炳生不爽的是妻子越来越辛苦,可是身子越来越臃肿,自己呢越来越瘦。
  却说与贾判官约定好赌约后,当晚崔判官便开始部署,操练是必须的,是为了减少伤亡。
  可是每晚还得派出探子去侦察敌情,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,否则想当然剿灭白羊岭强盗简直是痴人做梦。
  可是陆辰在操练时却总感觉有人在偷窥,一次他解手后,突然感觉被人气机锁住了,于是赶紧一回头。
  却看见一个黑衣人蒙面人,突然间林中掠起,向着郢州方向而去。
  原来这儿共有三条官道,其中邢台与保定府的官道是平行的,而郢州的官道却与其余两条交叉的。
  眼见那人要逃之夭夭,突然间阿贵从前面拦截而上,一刀劈下,寒光一闪,可是竟然只劈碎一道残影。
  阿贵却对陆辰道:“王路,用箭射他上中下三路。”
  陆辰已尝过了连珠三箭,听阿贵一说,连忙掏出轻弓来搭上箭,就射出歪歪扭扭的三箭。
  那人大笑道:“米粒之珠也与日月争辉,简直是不自量力。”
  可是阿贵的目的只不过是拖延其逃走的时间,陆辰对于来客的威胁虽不大,可是他拦在当路,毕竟也碍事。
  突然间阿贵又连续喊出几个方位,陆辰果然就应声而行,一折一绕间已抄近来客身前不足三丈。
  来人的气势顿时放出,陆辰感觉到了危险,他估计自己要是离那人太近,可能会被其一掌拍死。
  而低手与高手的安全距离正是三丈,过远对其攻击等于没用,过近被其击毙。
  而阿贵在调教陆辰时就一直强调这个距离,因为陆辰有轻功优势,打不过还能逃啊。
  阿贵此时也从后面突然劈出一掌,掌风发出强烈的厉啸声,陆辰如今不是小白了,知道这叫劈空掌。
  劈空掌可以隔空伤人,如此是顶尖高手,还可以隔山打牛。
  而且它的破空声异常强烈,劈空两字其实就包含这个特点。
  其余的掌法在发出时要么悄无声息的,要么凝重如山,可是像劈空掌一样发出强烈啸声的很少见
  其实这啸声也是种警示与震慑,作为心理层面的较量,高手喜欢采取威吓的手段,以图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  同时啸声也是亮牌的一种手段,通过啸声对方大致可判断出对手实力,不同境界的高手发出的啸声不同的。
  那人眼中果然现出忌惮之色来,就在其一怔间,突然后面又射来三箭,陆辰又出手了。
  可是那人竟然被三箭齐中,陆辰正狂喜间,突然被人夹领子拎起一抛,只听一声低沉的掌风似暗哑的爆竹,从地面滚过。
  他原先站立的身后处有棵三丈左右的大树,突然就连根被铲断了,若是他还站在那儿,双腿已断了。
  那人长笑一声道:“引发真龙异相的小子,实力也不过如此,后会有期。”
  说罢突然将身一抖,三枝短箭从他身上跌落,可是箭头竟然全部折了,被其深厚内力活生生震断了。
  眼见他顺着那条官道去得远了,阿贵叫道:“穷寇莫追。”
  陆辰扑出身形突然就止住了,他在轻功上的领悟又深了一层,若是几天前他根本止不住身形。
  阿贵的脸色却更加阴沉了,耳中却传来姜幽幽的声音:“那人应该是郢王帐下第一高手澹台春月。”
  澹台春月作为侍卫竟然也不在江湖榜上,可是论本领他似乎还在阿贵之上。
  姜幽幽道:“这小子已开发出春晓第二遁梯云纵了,虽然目前不被人发现,可是纸包不住火。”
  阿贵的脾气也不好,突然道:“你啰嗦什么,我自然会知道。”
  姜幽幽却道:“只怕你一个人无法保全他性命,更何况他如今引发了真龙异相,如果主虎符不在他身上,别人相信吗?”
  阿贵怒道:“是何方妖人设局把真龙异相引发出来,简直是居心叵测。”
  突然秦小七可恶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那当然是与他关系最密切的人,别人想引发真龙异相也无法办到的。”
  阿贵惊讶道:“丐仙皇甫沉鱼为何要这么做?”
  秦小七冷笑道:“不知你是否听说过一个谣言,当年歌舒燕送上山的并不是世子,因为他已难产死于腹中。”
  阿贵道:“既然是谣言,我为何要相信呢?”
  秦小七长笑道:“所以我会随时杀了那小子,装神弄鬼只是掩盖一个事实而已。”
  阿贵道:“你擅作主张,主上知道吗?”
  秦小七悠悠道:“他只管念他的经,修他的大道,我有我的事,为何要让主上忧心呢。”
  阿贵道:“可是你不能代表主上,毕竟这江山本来就是他及他的后代的。”
  秦小七哈哈大笑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大道朝天,各走一边。”
  陆辰却不知道阿贵与秦小七产生了严重分歧,而且秦小七已对他产生了杀心,因为他听说故世子已死了,那么冒充的人自然该死。
  秦小七突然道:“那皇甫沉鱼或许是王妃当久了,脑子不好,她觉得是帮那小子,其实却为其招来杀身之祸。”
  姜幽幽道:“郢王可能会第一个动手的,他决不会容忍前世子活在世上,否则便会成为其起事的绊脚石。”
  阿贵道:“我决允许别人动他一根毫毛,你呢?”
  姜幽幽眯了下眼睛,突然轻笑道:“我原本对任何事不感兴趣了,以为我这一生会老死在死气沉沉的皇宫里,如今我正好可以做一些事。”
  秦小七突然泼了盆冷水道:“就凭你们俩人?天下想取他性命的何其多,你们简直是螳臂挡车。”
  郢王府内,一个英挺的身姿正在宝座上沉吟,若看背影这是个风华正茂的青年人。
  可是当他回过头来时,却是满头皱纹,犹似花甲老人才有的面相,尤其在他眼眉处刻下的印纹更是深如丘壑。
  可是光看他下半张脸,还是很年轻,半衰半少,从面相上来说也是极少见的。
  他的下巴依然光洁,他的鼻子依然笔挺,他的手指依然秀气而修长,他的动作也依然敏捷轻盈。
  只是他嗓音却带有沙哑之声,仿佛是个六十岁老人,显得格外怪异。
  此刻澹台春月正跪在他面前,把看到的所有景像回放出来。
  郢王看着铜盆里的异相,半晌才说道:“龙兴异相发生在我燕幽,这是好现象啊。”
  听到主子这样定论,他左首的一个老秀才模样的人才开口道:“郢王殿下果然聪颖,善于借势啊。”
  突然人群后挤入一个矮子来,他蛮横地推了前面一个老头一下,差点把他推一跤。
  那是个满头银发的老者,手里正捧着一根玉笏,俨然一副在朝庭议事时正派作风。
  可是此时只是在郢王的宫殿里,好多人的衣服已换上紫色的了,在场几乎看不到紫色以下衣服。
  只有几个小黄门穿着浅蓝色衣服,按照青龙大陆的祖制,他们是从五品,只能穿蓝色的衣服。
  而五品则穿深蓝色衣服,从四品穿浅绿色衣服,正四品穿深绿色衣服。
  从三品穿浅红色衣服,正三品穿绯红色衣服。
  从二品以上皆是紫色衣服,没有深浅之区别,只有头饰与服饰及官帽和手笏的区别。
  一品以象牙为朝笏,从一品以鱼纹竹为朝笏下镶象牙。
  二品以美玉为朝笏,从二品以鱼纹竹为朝笏下镶美玉。
  三品以下皆为无纹竹为朝笏,以下镶金银铜铁锡为区别。
  可见在场的全是郢王最核心的心腹,那个矮子手里捧着的鱼纹竹镶玉,比老者低一阶,可是他气势却异常高昂。
  只听他慷慨而言道:“古剑锋,休得大放厥词,什么叫借势,也亏你说得出口,这气象本来就应在王爷身上,臣以为王爷可以即刻加冕。”
  这个人正是议定中翰林院掌院使钱学昆,虽然长得矮小,可是能说会道,声音宏亮,中气十足,把宫殿都震得有回声响。
  那个被推了一把的正是议定中的太子少师文则中,他负气道:“钱矮子,这儿是朝堂,休得咆哮,收起你那浩然之气,没人跟你比试。”
  古剑锋是拟定中的太子太傅,可是那钱学昆直呼其名,显得十分无礼。
  可是古剑锋眯起道:“钱掌院使,莫非你以为本公说错了吗?如今迹象不明,若我们妄自尊大,将来吃苦头的是郢王殿下,退一步海阔山空。”
  郢王笑道:“大家皆为本王着想,但公堂之上得有君臣应有礼仪,否则不成体统,钱掌院使你以为呢?”
  钱学昆心头一寒,他虽然是拍马屁的高手,可是郢王心机太深,别说是他,就是古剑锋也没有摸透主子究竟在想什么。
  郢王挥手道:“听说那保定府的贾判官与邢台府的崔主簿准备去剿匪,很好啊,春月你暂且留下,其余各位暂且退去。”
  顿时大殿里空下来了,俩人相携来到书房里,铜盆里还在演示着陆辰的行踪。
  只见他跟在阿贵与苏全忠后面,三人竟然要去探查白羊岭的情况,而姜幽幽却正在替兵士们缝补着衣服。
  边各兵士们说说笑笑,显得异常融洽,可是孙尚云却偏偏与她话不投机,因此便陪着冰晓倩在炼剑。
  眼见三人去侦查情报,冰晓倩道:“姐姐,我们要不要先去看看。”
  孙尚云摇摇头道:“别给苏将军添乱,否则下次他不会带你出来玩。”
  冰晓云笑道:“呆在宫里闷死了,还不如出来好玩,那些老头子个个坏的很,折腾起人很有一套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