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仙妻 > 340 花开

340 花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孩子被收拾整束好了,舒舒服服的张开小嘴,打了个大大的呵欠,眨眼功夫就睡着了,秋秋舍不得放开他,就这样把他横放在膝上。

    拾儿站起身来:“我去外面看看阵法。”

    秋秋抬起头来,忙着叮咛一句:“你多当心。”

    拾儿嗯了一声,他忽然俯过身来,唇在秋秋额头轻轻碰了一下,又这样亲过儿子,才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拾儿的背影,再低头看看怀里的儿子。

    秋秋觉得胸口有种东西,既陌生,又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以前心口这个位置,让一个人占的满满的,秋秋怎么都想不到这里还会被另一个人分去位置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小东西一出现,简直象是出生就自带神兵利器一样,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,秋秋的心就给劈成了两半,只有一半位置留给了拾儿,另一半完全被这个肉团子完全占据了。

    人真的很奇怪,变心变得这么快,简直迅雷不及掩耳。

    这种爱来得太急太快,让秋秋一时间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既欣喜,又慌乱。她想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他——尽管他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,而秋秋和他相处的时间又那么短。

    可是她要怎么做呢?他不会说话,她不知道他需要怎样的爱,怎样的关切。

    她这样患得患失,忽悲忽喜,可是婴儿一点不受她的影响,他睡的很安稳。

    腿上沉甸甸的份量和热乎乎的温度都时时在提醒她。一切都和过去不同啦。她以后再也不是无牵无挂的人了,不可能再率性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,甜蜜的负担吧?

    长窗外传来悉悉簌簌的动静。

    秋秋转头去看。

    一只圆圆的脑袋壳从窗子边探了出来。左右张望,还伸出短胖的手扒拉扒拉脑门上的茶壶盖发型。

    大概是确定了一切正常,火儿整个身体都从窗子爬进来,还往后拽了拽。

    他拽的是毛茸茸的一对白……耳朵。

    大白对火儿略嫌粗暴的动作表现得敢怒不敢言,要害受制于人,不想耳朵被拽掉,那就只能乖乖的也跟着从窗外爬进屋来。

    一人得道。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一瞬间秋秋脑袋里浮现的就是这句话,而且是加黑加粗带一串感叹号的醒目模式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它们也一起被留下了。没想到——这俩货居然跟着一起飞升了。

    秋秋又惊又喜的同时还有点儿莫名的吃味。

    她和拾儿这么战战兢兢一路坎坷,死去又活来才混到今天。结果这俩吃货啥也没干就坐享其成了。

    特别想抓过来挨个都揍一顿屁股再说。

    刚才一直没有看到它们,不知道它俩一直猫在哪个旮旯里睡大觉呢,也不早点出来。

    另一分不爽则是对火儿的霸道。

    这打兔子也得看主人好吗?大白再面再好欺负,火儿这么明目张担的揪兔耳朵。秋秋这个主人当然心里不舒坦。凭什么她的灵宠就要被拾儿的灵宠呼来喝去的?太没道理了。

    结果大白爬进来了。后面居然还跟着它老婆二白。

    大白和二白自打开了灵智之后,总喜欢模仿身边的人的行为举止,大概有意识的想摆脱身上属于兽类的痕迹。大白显得比过去斯文了很多,而二白对外表更在意了,毛总是梳得顺滑光亮,这会儿它的长耳朵边上还插着小小的朵野花,那花还随着它的动作颤巍巍的抖动。

    它们仨磨磨蹭蹭溜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秋秋把火儿抱了起来,指着刚出生的小娃娃告诉它:“火儿。认不认得它?”

    不用她说,火儿的眼睛本来就象黏在了这孩子身上一样根本移不开。

    “你当哥哥喽。这个是弟弟啊。”

    单只看外表的话,外表年龄三四岁左右的火儿和自家儿子摆在一起,还真的挺象两兄弟的。

    一样白胖蠢萌。

    火儿认真的端详着“弟弟”,十分努力的,用它不怎么清晰的口齿挤出俩字来:“鸡……鸡。”

    秋秋的笑脸发僵。

    虽然音还有点象,可是这俩字其中涵义可是谬了一千里还有剩余!

    秋秋耐着性子教导:“是弟弟。”

    火儿认真的跟着重复:“鸡!鸡!”为了显示自己的认真,两个字特意都加了重音。

    秋秋认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。

    火儿修为再高,已经是化了形的正经的火龙了,可是不代表他真的和外表一样是真正的人了。

    火儿是拾儿的灵宠嘛,灵宠开了窍化了形,做主人的当然应该担起教养规导的职责。可拾儿自己就是个闷葫芦,简直象凡间修炼闭口禅的老和尚一样,日子过得寡淡如水。得不到他的教导,火儿现在连句话都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孩子不学好,根子肯定在大人身上!

    秋秋暗下决心,自己儿子决不能交给他这个不靠谱的爹来带,没的给教成个小哑巴。

    还有火儿这个口齿不清的问题,一定要尽快纠正。

    现在是只有他们一家子在这里,说不准将来就会遇到其他早飞升的前辈啊,同道啊,火儿张嘴就是“**”——这真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秋秋心中如何纠结的火儿正沉浸在得到了新弟弟的亢奋中!

    做为一条生下来就没爹没妈没兄弟没姐妹的孤龙,火儿现在的感觉特别新颖奇异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用言语说不出来,但是它从来没有这种体会。

    这种新奇的,象是全身的鳞片都舒展开来,浸在暖融融的温泉水里。又象是吃了个天材异宝的果子,美得从心底里冒出一串串快活的泡泡来。

    那些泡泡包裹着它的全身,象是把它整个托起来了一样。轻飘飘的,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火儿低下头去,在胖娃娃滑嫩嫩的脸上重重的嘬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这一嘬可把婴儿给嘬醒了。他小嘴一撇,秋秋还以为他要哭了。

    幸好没有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睁开了,和火儿看了个对眼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孩子还谈不上视力,但是火儿显然不管这些。它那么认真的和婴儿对视着,仿佛在用目光交流着无声的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秋秋又没有透视眼。拾儿也是一样,他们猜不透这一大一小两个胖娃娃究竟进行了什么样深层次的交流。大的眉开眼笑,小的不知道是不是也受了感染。跟着也咧开小嘴,露出了无齿的傻笑。

    火儿整个身子都要压到襁褓上去了,嘴边口水拖了老长,亮晶晶的。眼看就要滴到婴儿脸上。秋秋心中大囧。赶紧替火儿把嘴边的口水给抹去。

    火儿抬起头来,认真而诚恳的瞅秋秋。

    秋秋觉得自己大概是和火儿分别的时间有点久,它这么干瞅不吱声,秋秋也一时猜不到它想干嘛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